徒梦千里

。。。无言。总之尽全力的画出的可爱雷狮。其实本意是安雷的,然而,无耻的打了tag,抱歉啊。土下座orz

螺丝真的很可爱,我就是想看他脸红时的可爱样子。然而我高估了我自己orz

叶修生贺【二人合作临时爆肝】

今天的荣耀世界频道被“叶修,生日快乐“给刷屏了。
蓝河刚上线,就看到这么宏大的庆生阵势。
蓝河今天不知为什么被黄少天叫到蓝雨俱乐部里,一时激动就来早了。闲来无事,便用蓝桥春雪上了荣耀四处看看。
“蓝河,本剑圣来了,话说今天是叶不羞的生日啊,那个老大不小的人了,还过什么生日,居然还炫耀今天他们丰盛的早餐。蓝雨食堂的比他们好上一百倍,那个豆腐脑的口感,还有……”准点到来的黄少天絮絮叨叨个不停
一旁的喻文州宠溺的微笑着听着黄少天日常话痨。
“黄少,喻队。”蓝河赶忙站起来向他们打招呼。
“这是什么阵势,怎么世界频道都在为叶不羞那混蛋庆生啊。”黄少天弯下腰,凑到蓝河的电脑屏幕前感叹道。
“你这是羡慕嫉妒了哥的魅力了吧。”叶修抽着根烟,跟在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身后慢悠悠的走进训练室。
“滚滚滚,本少过生日时阵势比你这个还要大呢。本少可是一场比赛几十万的人,粉丝多的数不清……”
叶修直接无视了黄少天的垃圾话走向蓝河:“好久不见了,怎么样想哥了没。”
虽然看到叶修有些吃惊,“谁会想你啊。”蓝河着急反驳,有些不爽地将头偏向一边。
但过一会儿又转过来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“来看看你,你不想我,我想你了。”叶修笑着盯着蓝河,像要把他印在眼睛里一样。
蓝河实在是抵挡不住,害羞地转移了视线。
叶修饶有兴致的看着蓝河微红的耳垂【这趟真是来对了。】
黄少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俩甜蜜的气氛:“喂喂,叶不羞你当我们蓝雨什么地方啊?没看见我们队长还在旁边吗。可别想把我们可爱的队员拐跑啊.......”
“晚上见”叶修丢下这三个字便去和黄少天互怼。
蓝河和叶修在一起了,是在世界荣耀邀请赛中国赢得冠军的那个晚上。
叶修打了个长途给蓝河:“哥得了世界冠军。”
“嗯,我看到了,恭喜你。”蓝河看着屏幕上大家领取冠军的那一刻,心里一种说不清的滋味。
话筒对面的叶修接着说:“我人生圆满了,就差一个老婆,怎么样考不考虑做我老婆。”
蓝河愣住了,他是喜欢叶修的,或许是在兴欣当保姆的时候,或许在更久以前。但他从未想过与叶修交往,那个站在荣耀巅峰,受万众爱戴的人,过于遥不可及。可是现在在听到他的告白时,蓝河以为自己会犹豫会拒绝,可是脱口而出的却是“好”。
说真的蓝河还期待了在一起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。但是在一起后,也和平常没什么区别。叶修回来后便宣布退役,作为陪练待在了兴欣。天天忙着带新人,打BOSS,看见蓝河调戏几句就走了。说实话蓝河完全没有在一起的实感。
“蓝河 ,蓝河,发什么呆啊。”坐在一旁的笔言飞推了推蓝河。“啊,抱歉。”蓝河回过神来。
“你今天怎么了,魂不守舍的,等下还要看兴欣与蓝雨的对战,打起点精神。”“嗯。”蓝河敷衍的回答了笔言飞,便低下头吃饭。
-下午,对战训练室-
蓝河坐在观战席上,看着屏幕上的那个曾是第十区的噩梦,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让人想揍他的冲动。但现在是一个温柔谦虚的孩子在操纵着君莫笑。蓝河看着那个他不熟悉的君莫笑,不禁有些伤感。那个掀起腥风血雨的他不在了,那个爱着荣耀从未放弃的他累了,这次的他不会再回来了。
“啪啪啪”鼓掌声将蓝河从伤感中拉了回来。“兴欣的君莫笑还真厉害。”坐在蓝河旁边的人赞叹道。
“是啊,很厉害啊,因为他深爱着荣耀啊。”蓝河说。
-晚上-
蓝河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家,在沙发上躺了一会,就被门铃给叫起来了。
蓝河打开门,看见叶修抽着烟,斜靠在门边:“哟。”
“叶修,你怎么来了。”蓝河让开位置,让叶修进门。过去习惯的“叶神”也在叶修的强烈要求下改掉了。
“被老板娘赶了出来,说什么生日就要和男朋友在一起。”叶修熟练的换好室内拖鞋。
【兴欣的人还真是奇葩,就因为这理由把曾经的队长给赶出来。】在蓝河在一旁默默吐槽兴欣的人时。
叶修走上前去抱住蓝河,在他耳边说:“那我的生日礼物呢。”
蓝河红着脸在心里犹豫到底要不要交给他。过了几秒钟,蓝河推开叶修,跑向卧室,拿出一个盒子,“给生日礼物。”叶修接过来,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条带着项链的戒指。“你都给我了世界冠军的戒指,再怎么说我也要给你一个,让你成为我的人……”蓝河的声音越来越小。“哟,我家小保姆害羞了。”叶修开心的调侃着蓝河。“谁是你家小保姆,叶不羞你……”后面的话蓝河还来不及说,就被叶修的吻封住了。
【全是烟的味道,要控制他抽烟了。】
漫不经心的想着的蓝河让叶修有点不爽,强盗般的把舌头伸进蓝河嘴里,掠夺着剩余的空气。
蓝河喘不过气来,猛地推开他,却红着脸不敢看叶修。
“你不是保姆是我们兴欣工会的会长夫人啊。”叶修边说边将手伸进蓝河的衣服里,肆意的抚摸着蓝河的皮肤,从上身慢慢的往下摸,尽情抚摸着蓝河的敏感点。蓝河身体一下子瘫软下来,抱着叶修,脸埋在叶修的颈脖处。
【我真的是无可救药的喜欢他】这是蓝河再脑子被快感占满前的最后的想法。
........
“叶修,我洗好澡了,你可以去洗了。”蓝河擦着头发,靠在卧室门边说
。但是过了几分钟还是没人回答,蓝河抬起头看。叶修正带着耳机,打着荣耀。
蓝河走上前去看见叶修正操纵着蓝桥春雪指挥蓝溪阁打BOSS,嘴角带着微笑。
【爱着荣耀的叶修真让人移不开眼睛】
“小蓝,洗好了?”叶修摘下耳机说。“嗯。”蓝河坐在床边回答道。
“小蓝啊,我们来谈谈吧。”
“怎么了。”叶修突然的严肃使蓝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“我看了看,你们蓝溪阁的稀有材料还真是多,所以送点给我们兴欣吧。”
“滚滚滚,你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呢。”
“别啊,我今天可是寿星就当是你们蓝雨送我的生日礼物。”
“蓝雨才不会给你这种人庆生呢!”

最喜欢的布雷克,
最心疼的布雷克。
一开始以为布雷克亦正亦邪,后来发现,什么啊,完全就是个滥好人吗?!
在早就知道死亡的前提下,最后死的时候我甚至哭不出来.......
没有悲伤,只有心疼。

重温一遍,好棒啊,这对。为什么第一次没发现啊!